搜书院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搜书院,请登录|免费注册|客户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导航
读书节促销,89元包邮!

 【伯乐在线导读】:Google 和 Facebook 是硅谷两大超有竞争力的公司。他们哪家的薪资更高呢?2014 年10月左右,Paul 偶然得到了一个数据集,11月写了这篇本文。不过今年5月份加入 Twitter 当 PM 后,他才对外发布。


Facebook 和 Google 是硅谷两大最有竞争力的公司。那么这两家公司谁的薪酬更高呢?具体来说,他们会给软件工程师和产品经理付多少薪水?几周之前,我偶然得到了一个很棒的数据集,能让我非常容易就回答出上述问题。

这组数据是在浏览签证赞助的公开要求时偶然发现的意外惊喜。你可能知道,在美国,H1B 是专业技术人员的标准工作签证。为了得到 H1B,像我这样的外国籍员工需要得到某个美国本土公司(比如 Facebook、Google 或 Twitter)的赞助。每项 H1B 申请信息,包括工作头衔、个人地址,还有对我们的研究最重要的一点——工资酬劳,都会被公开。

既然这组数据是直接由美国政府提供的,那么可信度就会高于 Glassdoor 网站上那些由用户自行提交的工资信息。即便如此,这个分析中仍然存在许多警告和漏洞。在文章的结束部分我会列出几点加以说明。

数据

我采样、整理数据的方法如下:

  1. 这个网站上全面搜集各个公司在2012、2013和2014年的H1B 申请信息。例如:http://visadoor.com/h1bvisa-by-companies-2014-google-inc
  2. 将每个公司三年来的申请信息集中到一个数据集上。
  3. 只保留是“已鉴定”状态的申请。
  4. 只分析每一年的薪酬这一引用。
  5. 只保留工作头衔是“软件工程师”或者“产品经理”的分析结果

结论

首先,是一张有5项数据的汇总表:

为了形象说明使用了一个盒形图:

如果你之前没有看过盒形图的话,在此先说明,每个盒的上、下边界分别表示上四分位数(75%)和下四分位数(25%),中间的线即表示中位数(50%),盒的宽度则没什么含义。盒的上下两边有延伸的实线段,代表的最大值是盒高度的1.5倍(四分位的范围)。这些线以外的样本被认为是异常值,以小圆点标记。

接下来让我们粗略估计这两家公司每个职位的连续分布。

每个职位的覆盖:

 

 

思考和观察

两家公司间各个职位的薪酬在范围和分配方面都相当接近。如果我们只是谨慎行事的话,这可能是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在我尚未确认的数据中,仍有可预见的错误存在。把薪酬的差距考虑其中,可能会粗略得出更深层次的结论。

但谁会觉得谨慎行事有意思呢?下面是我个人的想法:

  • 大体上,产品经理比软件工程师挣得稍稍多一些。每个公司的产品经理在下四分位数、中位数、上四分位数都比自家的软件工程师多挣大约 $15,000。一般来说,我认为这是因为项目经理的角色资历更深,也就是说,相对而言并没有入门级的产品经理职位。许多产品经理都是从软件工程师做起的,几年后才转向做产品。
  • 顶级工程师的薪酬则很高——两家公司中最高的薪水都是软件工程师所得,而不是产品经理。我猜测这是因为成功的产品经理上升到了管理阶梯,变成了企业家等等。而许多成功的软件工程师则希望继续编程,并且不想提升到管理层。
  • Google 软件工程师的薪水在$105,000到$127,000区间内有一个双峰分布。
  • Facebook 软件工程师的薪水也有一个双峰分布,比Google的稍微向右移动了一些,峰值在$110,00到$140,000之间。然而第二个峰值没那么显著——也许没Facebook那么多高级工程师?
  • 尽管大体上Google软件工程师的工资比Facebook的工程师有更高的中位数和均值,我更同意Facebook“一般”付给工程师更多薪水。怎么会这样呢?看看密度图。似乎Facebook的工程师薪酬比Google薪酬分布右移了$8000。问题是Google有着大量高收入的离散值。如果只考虑低于$180,000的薪水并把那些离散值删除,你将会发现Facebook发放的工资有更高的均值和中间值。
  • Facebook产品经理的薪水有两个峰值,在 $105,000 到 $145,000 之间。另一方面,Google产品经理的薪水只在$140,000处出现峰值。我认为,这是因为Google 入门级的产品经理被称为“副产品经理”,故不包含在我的数据集内。而Facebook 资历较浅的产品经理在他们的 H1B 签证上也得到了“产品经理”的头衔(仅仅是猜测,我并不了解确切的情况。他们确实有与副产品经理相当的职位,称为“轮转产品经理”,不过那也行不会用作请愿书上的头衔,即使有也只是极少数。)
  • 两个公司中软件工程师:产品经理的比例十分相似。Google为35:1,Facebook为40:1。

警告和缺陷

当然,有许多因素会降低这些结论的可信度。下面举例若干:

  • 工程师的样本数量比产品经理大得多(例如,我们仅选取了24位Facebook 产品经理,而Google的软件工程师却选了3554位之多)。
  • 头衔在各公司间,甚至几年间都不会保持一致,而且既然是完全基于头衔的取样也是个大问题。很显然,9,5000个“软件工程师”和21,000个“软件工程师”不会有相同资历。例如,如果一个公司在职位范围的任一头更换头衔(比如“初级软件工程师”或“首席工程师”),数据将大幅度偏斜。
  • 这个数据仅仅反映了基本工资,而不是薪酬总额。现金奖励、股本、福利和津贴都没有包括在内。因为Google 和Facebook 都是交易量很高的上市公司,股本相当可观,并且既定的受限制股权几乎具有现金一样的流动性。
  • 我们研究的样本选自H1B签证的申请,即外国人在美国的劳务申请许可。我想,在相同的岗位上这两家公司会付给外籍和美籍员工同等的公司,但这仍然可能有大的影响。例如,它可能会使我们得出的结果偏高:
  1. 雇佣外籍员工的阻力更大。个人需要得到努力跳出限制的回报,例如H1B中签如中彩。
  2. 许多H1B签证是为已经在美国工作和正转换身份的个人申请的,例如一个带OPT的F签(学生签证),或像我这样的加拿大人持有的TN签。就其本身而言,这些薪水不能反映个人的原始收入,而是在公司工作几年后的收入。
  3. 对于每个申请,联邦政府设置了一个“标准工资”——是各个岗位,资历和职位工资的平均值。赞助公司所发的薪水不能低于这个标准。他们发放的工资必须等于或高于标准工资。这就设定了不包括国内员工的最低薪水。

另一方面,H1B 抽样也有着反效果:

  1. 中高收入的雇员很可能在美国生活多年,已获得绿卡或公民身份。别的暂不考虑,青年工人在H1B签中比中后期职业工人占有更高比例,因此在取样中我们可能选取了太多低端收入者。
  2. 进行着的H1B签使你的在留资格受老板约束——冒着被驱逐出境的危险,你不能辞职或轻易地跳槽。这严重限制了职业流动性,从而限制了H1B 工人在劳动力市场中的权利。

结语

这一研究挺有趣,但记住这并不完全关乎金钱的问题——或者说绝大部分都关于钱。如果你足够幸运能够扮演其中的角色,你对工作本身的感觉,你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他无形资产将更能决定工作满意度和个人幸福感。话虽如此,我也不会责备任何充分发挥他们收入潜力的人。祝有崇高追求的人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