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院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搜书院,请登录|免费注册|客户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导航
《三体》中的猜疑链成立吗?

 

 

 

 

 

 

 

《三体》获第雨果奖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刷了屏,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三体》宏大的故事建立在基本的世界观设定上,世界观中最主要的设定就是猜疑链。那么,猜疑链真的成立吗?

 

 

银河系里面有1000亿-4000亿个恒星,类似太阳的恒星的比例大约为5%,其中20%拥有类地行星,这些类似地球的行星中,有1%出现了生命,其中又有1%发展到了类似地球文明的程度,银河系就应该有10万个智能文明。

 

 

一位科幻小说家构想了这样一种飞行器,这种飞行器可以通过纳米机器人采矿,由小往大的堆砌,复制自身,这样的机器可以不断倍增,继续飞往下一个目的地。这样的科技虽然地球目前达不到,但在理论上已经是可以触摸的了。目前,就有一个被称为Spider Fab的项目从NASA的创新先进概念计划中获得了10万美元。这个项目设想基于高科技3D打印,未来的轨道飞行器可进行自我复制。

 

 

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新地平线” 号的速度是每秒16千米,所以,再发展一两百年,就可以以光速的10%,在100万年内,把地球文明的痕迹(不一定是人)遍布银河;如果仅仅是光速的1%,时间就更长一些,1000万年。也就是说,在前述的10万个文明中,只要有其中一部分,比地球提前发展100万年或1000万年,我们现在就该可以看到他们的痕迹。宇宙年龄大约140亿年,外星人甚至可以比地球多发展几十亿年,但是,我们却没有观察到任何地外文明的痕迹,别说痕迹,连信号都没有。这就是著名的费米悖论,由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费米在1950年和别人讨论飞碟及外星人问题时提出。

 

 

对费米悖论的回答有很多。比如大过滤器理论,简单的说,就是发展到技术文明的概率其实非常不容易,大多数文明在早期进化环节上就被滤掉了,人类只是幸运儿,或者,大过滤器正等着过滤掉人类,由于人类马上就具备能力把自己的痕迹遍布银河,所以,大过滤器离人类已经不远了。

 

 

刘慈欣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是:猜疑链。并且,将它作为《三体》三部曲的世界观设定,在此基础之上构建出庞大、恢弘的宇宙与生命的进化史诗。

 

 

在小说中,叶文洁的寥寥数语就向罗辑描述出了猜疑链的基本原理:“如果你认为我是善意的,这并不是你感到安全的理由,因为善意文明并不能预先把别的文明也想成善意的,所以,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怎么认为你的,你不知道我认为你是善意还是恶意;进一步,即使你知道我把你也想象成善意的,我也知道你把我想象成善意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怎么想你怎么想我的。这才是第三层,这个逻辑可以一直向前延伸,没完没了。”

 

 

那么,的确如此吗?人类对宇宙的了解毕竟还太少,我们不妨从星空中收回目光,回到生活之中,在熟悉的生活常识的支撑下来审视这个问题。

 

 

关于信任的建立,有这样一个悖论。甲乙两个城堡主,打算两个联合起来去攻打打另外一个城堡,可是,如果他们单独去的话,一定会输,所以,他们一定要保证第二天对方也会带兵到场。于是,甲给乙写了一封信,显然,甲会去的前提是,乙答应了他,也就是说,甲必须得到乙的回复,才会带兵去攻打。对于乙来说,他明白这个情况,所以,他会给甲一个回复,派人送过去。但是,乙怎么判断甲得到了他发出的回复呢?甲没有得到乙的回复就不会出兵,所以,乙必须确认甲得到了他的回复,显然,乙需要甲再次发一封信给他,表示收到回复,第二天会去。乙只有收到这个甲的回复,第二天才敢去。同样的,甲再次发出了这个回复,但他同样也得确认乙收到了这个回复,所以,乙还得再次发送一个回复。于是,情况就这么反复的循环下去。

 

 

不难发现,这不过是猜疑链从星际战争版变为了人类战争版。

 

 

这个版本还以继续熟悉化。实际上,不但派人送信有这样的困境,两个人发电子邮件确认共同去一个地方,如果他们要100%的确定对方明天一定会到场的话,也有这个困境。更极端的,两个人面对面谈话的时候,要确认对方听到了自己的话,仍然需要对方的回复确认,而一旦需要回复,理论上,猜疑链循环就发生了。

 

 

严格的来说,这种不可建立信任与沟通的推导,是建立在严格的逻辑上的,与交流的介质无关,理论上,不管是文字,书面、语言,任何交流载体,都不可弥补这个缺陷。但是,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这种困难,两个国可以建立联合攻击,人与人之间发送邮件也不需要反复确认,当面的交流绝不会反复纠结与对方是否听到了。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简单的说,这是因为这个世界是概率的,人也是按概率来判断和生活的。更复杂的说,这是因为贝叶斯均衡能够达成。所谓贝叶斯规则(Bayesian law)是指,概率统计学中应用所观察到的现象修正先验概率的一种标准方法,即当不能准确获知一个事物的本质时,可以依靠与事物特定本质相关的事件出现的多少去判断其本质属性的概率。用数学语言表达就是:支持某项属性的事件发生得越多,则该属性成立的可能性就越大。

 

 

 

 

(贝叶斯公式)

 

 

这段晦涩难懂,不妨变为生活中的场景。一个人刚到新公司入职,她也许假设人都是不可信的,或者她假定人都是善良的,这个初始假定并不重要。由于初来乍到,她表现出来的态度肯定都很好,有些同事的回应也很和善,但另外一些却显得冷漠。根据这个回应,她调整了对人的态度,当这种交流不断反复的时候,她对人的判断就确定下来。这还不是最关键的部分,最关键的部分是,在一次工作接触中,她确定为很好的一个同事,突然对她态度非常不好,但是,由于她之前的判断,她认为这是小概率事件,只是因为这个同事当时心情不好,并不会改变认为这个同事很善良的判断。

 

 

在人的交流中,假定最开始都不了解对方,直接接受对方的信息,除此之外,人们还会观察对方的行动,比如语气、神态、获得对方其他辅助性信息,然后,修正自己有关对方的判断,由此选择自己的行动,选择发送自己的具体信息。这个行动被对方观察到,也会做出自己的相应调整,这种调整反复进行下去,对对方的判断的正确性的概率就会持续提高,到了一定的程度,比如99.99%,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提高这个概率,这个时候,就称为建立起了对对方的信心。

 

 

同样的,在城堡主约定攻打的例子中,进行第一轮确认的时候,会认为对方会出兵的概率是90%,到第二轮、第三轮的时候,这个概率会持续上升,直到最后,即使没有回复,这个概率已经足够大,他们不再需要回复了。在电子邮件交流中,我们的常识告诉我们,在现在的网络条件下,对方成功收到的可能性很大,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场合下,需要再确认一次,把成功的概率继续提高一点,就足够了。

 

 

所以,猜疑链的基础是绝对理性,绝对因果。幸好,人们没有绝对理性,而是按概率来实际的判断与生活。从理论的角度看,这个过程,就是古典因果关系向概率因果关系的转变,是人类认识自然的提升,由此对应的就是后验概率。

 

 

在日常常识的背景下分析了猜疑链之后,把目光再次回到星空。宇宙距离以光年计,以光速通讯,也需要耗时几年,甚至上百年上万年的时间。但是,时间与距离并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频次,需要的是“观察对方并给出反应”,虽然宇宙通讯需要时间久,但相应的,飞行的时间需要更久。所以,只要当对方飞船飞到之前,能够建立起足够的信息循环,这种信心还是可以建立的。

 

 

这就意味着,能否建立信心,在于某个文明的最大飞行速度与光速的比值,但是,这一点却是不能证明的,恰好相反,却是可隐藏的。所以,从这个角度,猜疑链仍然是成立的。所以在宇宙中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似乎是一个正确的办法。著名的科学家霍金和美国天文学家,科普作家,科幻小说作家卡尔萨根都认为主动地外文明发送信号是很不明智、不成熟的行为。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陈小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