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院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搜书院,请登录|免费注册|客户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导航
首页 文学小说 文学 (流星族休闲花园丛书·第十五辑)十里红妆

浏览历史

[清空]
  • (流星族休闲花园丛书·第十五辑)十里红妆
  • (流星族休闲花园丛书·第十五辑)十里红妆
  • (流星族休闲花园丛书·第十五辑)十里红妆
  • (流星族休闲花园丛书·第十五辑)十里红妆
分享到
更多
送积分 0 查看大图
收藏商品 收藏人气:0

(流星族休闲花园丛书·第十五辑)十里红妆

搜书院价
¥ 16.38  钻石 VIP专享 折上9.5折
运费说明
¥0包邮
  • 普通地区满¥0元(含)包邮
  • 偏远地区满¥70元(含)包邮

珠雅主编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出版时间
02/10/2004
I S B N
7537151776
所属分类
文学 > 文学小说

商品详情

    十里红妆,天下女子谁能嫁得如她这般风光? 临行前奶奶相授的锦囊里,一个忍字已道尽太子妃之位绝非轻松可坐。 这一门政治婚姻,本就不指望会有幸福,然而于她,终有不甘。 深宫内院,一幕幕红颜战场,巧手翻云,智夺众彩,凤仪天下的背后,是一颗永不悸动的心。 只有心静,方能恬淡理智,可面对他,那一双深深眼眸,她又该如何?

人道东风误,照我此夜凄凉。 将等闲漠然顾,隐忍试红妆。 惟恐情多惑人老,自悔慎思量。 凝忙凤凰台,鸾归沉水香。 “铛——” 远远自皇家寺院处传来的钟声,令暖阁内的众多佳丽更加不安。 此时正值寒冬,窗外白雪纷飞,酷冷异常。暖阁内虽是挂了重重皮帘,却依旧挡不住那逼人寒气,佳丽们被冻得嘴唇发青脸色煞白。 没有办法,今天乃是当今皇上为太子旭琉选妃的大日子,众佳丽为了博得青睐,都穿了锦衣华服、低开的胸口、宽大的长袖、细致精美的绫罗绸缎,将美丽妖娆的身段展露给人看的同时,亦给了寒流肆虐的好机会。 “阿嚏!”席上一个红衣少女忙用袖子遮住了脸,眉毛一挑转向身后的侍婢,骂道:“要死啦!还不快递帕子过来?”侍婢委屈地压低眼睛,将锦帕递上。真是的,出门时已经提醒过小姐要多穿衣服,可她偏不听,非要穿这套纱衣出来炫,这下着了凉,又拿下人们出气。 旁边一个宝蓝长裙的女子摇了摇扇子,像是自言自语,但声音不高不低,让屋子里的人都能听见:“选妃又不是选美,纵使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该露的地方通通露出来,只怕还没等选上,就先冻死了。” 红衣少女一听,立刻反击道:“起码某些人还是有能露的资本,不像某人,蒲柳之姿也敢登大雅之堂,真是好笑!”蓝裙女子顿时脸色一变。她是太子太傅左司空的女儿,名未凝,以才学闻名京都,因此这次太子选妃也得以入围,然而比起众多佳丽,容貌终归逊了一筹,红衣少女杨思青一语正中她的死穴,怎不令她恼怒? 左未凝冷冷一笑,道:“若说有能露的资本,谁能比得上花街柳巷的那些姑娘们,杨小姐,你说是也不是?” 杨思青见她把自己比做妓女,再也按捺不住,当下拍案而起,怒道:“姓左的,你把话说清楚!” 佳丽们见吵起来了,连忙上前劝阻,一时间场面纷乱,难以控制。 正在这时,大门处的皮帘掀起,太监尖细的声音拖得长长的传了进来:“皇上有请兵部尚书白诚简之女白云秀晋见——” 室内顿时静了下来,一个绿衣女子自座位上颤颤地站起,随那太监走了出去。她是众多佳丽中被召去相见的人,杨左二姝见甄选正式开始,紧张之情取代了原先的愤怒,再也没有心情争吵,各自坐回到位子上。 挨着杨思青坐的是个粉衣少女,细长的眉眼削尖的下巴,一副剔透玲珑的模样,姓王名芷嫣,与杨思青是远房亲戚,又是闺中密友,刚才吵架时不见她劝架,此时却凑过身压低了声音对杨思青道:“小青,你真是犯糊涂了,跟左未凝有什么好吵的,她压根不是你的对手。” 杨思青皱眉,“这话怎说?” 王芷嫣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低声道:“瞧见没有?那位可是这次选妃中强的劲敌,有跟左未凝吵架那功夫,还不如多花些心思琢磨怎么把她比下去吧!” 她所看的方向乃是整个暖阁里偏僻的角落,角落处放了个杨木雕架,架上一盆吊兰不畏严寒,开放得好生灿烂。而那架子下边坐着一个女子,手中捧着卷书,正低头看得津津有味,对周遭的一切浑然不觉。 在场所有人里,属那女子衣服穿得多,里三层外三层,包得严严实实,领口翻出一圈白狐毛皮,衬得一张小脸莹莹如玉。在场所有人里,也属她是漂亮,虽是那么文静地坐在那里,却自有种慵懒风情,浑身扬着贵气。 杨思青看了那女子一眼,扁了扁嘴道:“她就是那个有着什么天下美人之称的钱明珠?就算她真的很美,那又怎样?她只是个商贾之女,出身卑贱,太子妃怎么也轮不到她当!” “这可难说得很,钱家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你知道这次她的参荐人是谁吗?” “谁?” “风丞相。” 杨思青一惊,“难道他们钱家连丞相都买通了不成?” “否则她一个商贾之女,凭什么能够入围?据说这宫里宫外上上下下,都收了他们钱家的银子,人人为她说尽好话,你等着看吧。” “岂有此理,卑鄙!无耻!”这句话太大声,引得在座许多人纷纷转头来望——这位以娇纵跋扈闻名京都的杨家大小姐又怎么了? 只见她突然站起来,“噔噔噔”地走到钱明珠面前,一把夺过她的书道:“这个时候还看书,装正经,还是假道学?”钱明珠抬起头,明眸流转间玉般温润,倒让杨思青看得呆了一呆。一呆过后更是懊恼,此女容貌愈是秀美,于她而言愈是祸害。 杨思青往手里的书扫了一眼,脸顿时红了,忙不迭地将书一扔,“你、你、你……你竟然看《凤凰台》!” 此言一出,众人都吃了一惊。《凤凰台》是风靡一时的通俗小说,描写男欢女爱,言词露骨,思想离经叛道,因此虽受大众欢迎,但被上流阶级视为淫书,严禁家人阅读。不想这位钱大小姐竟敢公然把它带入皇宫,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赏读,实在是…… 一时间,各种表情纷纷绽现,倒是精彩得很。 钱明珠微微一笑,也不辩解,自地上拾回那本书继续翻看,将众人探究的目光和杨思青直白的盯视都抛在一边。 这样的忽视,比左未凝冷冷的讽刺还令人难堪。杨思青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恼到了点。她再度夺过那本书,挑衅道:“本小姐在跟你说话,你是聋子听不见吗?” 钱明珠盈盈站起,目光从在场所有人脸上浅浅掠过,众人脸上表情各异,但都摆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无一人出来相帮。 于是她又是一笑,态度温婉,“杨姑娘想说什么?” 杨思青哼了一声,抬高了下巴道:“你知不知道《凤凰台》是本什么书?” “此书文笔隽秀,见解独特,人物形象生动丰满,是部好书。” “呸!什么好书,这是部淫书!”杨思青将书狠狠往墙上一掷,书反弹回来,碰倒了架上吊兰,只听“哐啷”声响,花盆掉下来砸个粉碎。 偏她还不肯罢休,犹自说个不停:“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把这种书带到这来,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看这种淫书,知不知道什么叫羞耻?若此事传出去,你自己丢脸也就罢了,还连累了我们这些跟你同时入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