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书院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搜书院,请登录|免费注册|客户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导航
首页 文学小说 小说 七杀

浏览历史

[清空]
  • 七杀
  • 七杀
  • 七杀
  • 七杀
分享到
更多
送积分 0 查看大图
收藏商品 收藏人气:0

七杀

搜书院价
¥ 40.75  钻石 VIP专享 折上9.5折
运费说明
¥0包邮
  • 普通地区满¥0元(含)包邮
  • 偏远地区满¥70元(含)包邮

上官午夜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
02/09/2009
I S B N
9787801738486
所属分类
小说 > 文学小说

商品详情

 

台湾金石堂、香港尚书屋、新加坡纪伊国屋悬疑图书销量第1名。

一个噩梦,一个传奇,一个探索人性演变的长篇著作,一个神乎其技的悬念游戏,仅是另一个游戏的棋子

青年文学:读到最后一页,猛然发现,伏笔中还有伏笔。

今古传奇:瑰丽奇异的超凡想象,跌宕起伏的悬念经典。上官午夜的小说拥有2009年超级畅销书的潜质。

胆小鬼:好看的小说越来越少了,非常高兴见到上官午夜的《七杀》。

惊悚E族:令人难以置信,每个地方都隐藏着伏笔,作者比“作案高手”愈加高明、机智。

推理志:炉火纯青的悬疑小说技法,读着读着,我们被潜伏于暗处的“作案高手”逮住了。

中国最具畅销号召力的女作家之一,悬疑天后上官午夜挑战完美作案。20年来最匪夷所思的高校奇案,小说史最无法破解的疯狂行为,上海故事广播全国独家首播,辐射全国电台热度播出,第1季《天劫》“五星图书榜”经典作品,持续3个月雄踞悬疑类销售第1名。

首位中央电视台采访的女性悬疑作家,首位拥有官方粉丝俱乐部的中国作家,首位120家主流网站联袂推荐的中国作家。

 

 

不可思议的连环凶杀案再现江川大学。恐惧与谣言飞速蔓延着。

传奇少女古小烟潜伏校园,秘密探索“七宗罪”谜题时反而掉进恶魔的游戏。遇害者接二连三地出现,警探罗天化身教师进入江川大学,一场斗智斗勇的比拼悄然开始了。

神秘的魔鬼牌,错综复杂的密码疑云,完美的不在场证据,真相揭开时,凶手却是一个众人万万想不到的角色。这是20年前让人不寒而栗的嗜血狂徒吗?

或者凶手另有其人……

 

 

上官午夜著 上官午夜,悬疑天后,蜗居广州。

第一位获得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报道的女性悬疑作家,拥有两岸三地百万“夜宵”。她的作品散发出浪漫而忧伤、诡谲而惊悚的独特气质。

迄今出版《猫血》、《七根蜡烛》、《第三张脸》、《天劫》等著作,粉丝网、搜狐网、新浪网、《知音》、《法制晚报》、《北京青年报》、《南方日报》等50多家重点媒体采访报道。

 

 

楔子

第一章 荷花池里的婴怨

第二章 夜幕下的鬼火

第三章 谁在半夜哭泣

第四章 神秘的魔鬼牌

第五章 请灵大师

第六章 奇怪的古诗

第七章 五减三等于几

第八章 下一个死于“暴食”

第九章 一枚硬币

第十章 关雨菲的日记

第十一章 跳舞的小丑

第十二章 最可怕的对手

创作手记:非常规的悬念故事

读《七杀》,写原创读后感

 

 

第一章 荷花池里的婴怨

我不认识高敏,也没去过江川大学,这个故事,是雷晓说给我听的。当时,我正抱着一个枕头蜷在雷晓那张大床上。说实话,我心里充满了疑问,树叶变成人形杀人?这可是闻所未闻啊。于是,我眨了眨眼睛,问道:“你的意思,高敏是被鬼杀死的?”

雷晓说:“我也不知道哦,谁也没有亲眼看到高敏是怎么死的,关于她的死,至少有十个不同的版本,我刚刚说的呀,只是其中一个比较恐怖的版本啦。”

我想了想,又问:“为什么要说高敏是被鬼杀死的呢?难道不能是她男朋友林帆杀的吗?林帆对她死心塌地,可是她却……”

雷晓打断我的话,说道:“肯定不会是林帆,你想啊,小烟,1988年、1998年江川大学都发生过连环杀人案,而且都是在5月,距离今年,刚好又是十年,哪有那么巧的事儿?林帆还是个学生呢,年龄也不符合啊。我敢肯定是同一个凶手干的,只可惜到现在也没抓到,所以那些学生就传言是鬼魂杀人啦,反正江川大学有很多灵异事件的。”

我思索着雷晓的话,她说的有道理,1988年5月、1998年5月,再到今年的5月,高敏惨死在江川大学,这绝不会是一种单纯的巧合。不过我倒不相信雷晓所说的鬼魂杀人、树叶变成人形什么的,太玄乎了!我更相信这是一个变态杀人狂在以他特定的方式惩罚那些犯下七宗罪的人,就像电影《七宗罪》一样。

也许,凶手是一个基督教徒。

可是,他为什么要把目标锁定在江川大学?而且还要每隔十年一次?如此有规律的作案,他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还有,今年继高敏惨死之后,屠杀真的会像十年前、二十年前那样继续上演吗?

这些问题从脑子里蹦出来以后,我便坐立难安了,我知道我已经对这件事情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它们就像猫爪一样,在我心里上下左右地挠着。我是一个好奇心极强的人,而-这种好奇心又常常让我做出一点不可理喻的事情来,就像我以前因为好奇心频频去那座鬼屋一样。现在巨大的好奇心也让我产生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有些吃惊地想法:混进江川大学去!

而混进江川大学,只能去找我干爹,也就是雷晓的父亲——万鑫国际集团总裁雷近南。以他的实力,把我送进江川大学读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听完我的决定后,雷晓立刻睁大了眼睛,漂亮的眸子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她惊呼道:“不是吧,小烟?你不知道江川大学发生了命案吗?你怎么还往浑水里蹚?我知道你对什么事都好奇,可这是命案啊,不是闹着玩的,太危险了。”说罢,她伸手过来摸我的额头,当我是头脑发热呢。

我躲开她的手,笑着说:“就因为发生了命案我才要去啊,咱可是正义的化身,哪里有危险就要冲到哪里去。”

雷晓不屑地撇撇嘴:“嘁!你又不是警察,搞得自己跟蜘蛛侠似的,还正义的化身呢。”

我们打趣了一会儿,然后,我收起笑容,认认真真地看着她:“我跟你说真的,晓晓,帮我找一下你爸爸,让他把我弄到江川大学去,最好跟高敏同一个班,如果能同一间宿舍,那就更好了。”

就这样,我走进了江川大学,就读外语系,而且如愿以偿地住进了高敏生前住过的那间宿舍。

我的到来让同室的几个女生感到惊讶不已。“学校怎么把你安排到我们这间宿舍来呀?我们都想搬出去了,你怎么还敢住进来?”说话的是外语系的系花冷梦凡,这是一个漂亮得让人惊叹的女子,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令人心跳的力量。两条弯弯的细眉下面,是一对炯炯迫人的大眼睛,小巧的舅梁,以及那两片红润饱满的嘴唇,就像是人工雕出来的一般,美得如诗如画。

难能可贵的是,冷梦凡并不像有些系花那样,仗着自己有一张无可挑剔能脸,就瞧不起人,高傲得像一只孔雀。相反,她个性很随和,见谁都笑眯脒的,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孩子。

我知道她刚刚的话是指高敏的死,高敏才死去一个星期,除了我,估计也没人敢住进来。

我刚准备说话,在一旁上网的叶寒把话接了过去:“冷梦凡,你就别吓唬古小烟了,人家才住进来,说不定还不知道高敏的事儿呢。”

冷梦凡说:“不会吧?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知道?”然后,她又转头看向我,“古小烟,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笑了笑,点头道:“我听说了。”

听我这么一说,叶寒敲键盘的手停了下来,诧异地问:“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敢住进来?而且还睡在……”她指了指我身下的床,接着问,“你不怕么?”

其实我是害怕的,刚开始站在床边整理东西时,我就已经罟怕了,凼为运张床是高敏生前睡过的,当日,她就死在这张床上。仔细闻去,似乎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正不知如何回答叶寒的话,只见一个胖乎乎的女孩子走进了宿舍,她叫关雨菲,她看起来很腼腆,长着一张极其普通的“大众脸”,皮峰黝黑黝黑的,个子也不高,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小虎牙。此时,她满脸通红,大口地喘着气,额边的头发也是湿漉漉的,就像刚做完什么剧烈运动似的。一进门就倒在了床上:“你们怎么.还不去吃饭啊,这都几点了。”

关雨菲的话音刚落,冷梦凡就叫了起来:“哎呀,我跟人约好了吃饭,差点给忘了。”说着,她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化妆箱,开始化妆。

叶寒说:“不要单独跟人约会哦,很危险的。”

冷梦凡一边用粉扑拍着脸,一边问:“危险什么?”

叶寒轻咳了一声,故意压低了嗓音,半死不活地说:“每十年一次,恐怖的5月……也许下一个就是你……”

冷梦凡随手抓起一本书扔了过去,笑着瞪了叶寒一眼,嗔怒道:“去你的!我才不怕呢,我又没犯七宗罪。”

叶寒一把接住了那本书:“错!漂亮本身就是一种罪。”

冷梦凡已经简简单单地化好了一个淡妆,使她看上去又多了一份妩媚。她从床上抓起一个白色的挎包,很开心地笑了起来:“讨厌!你这是在嫉妒我,你也犯了七宗罪,哈哈!不跟你扯了,哕唆婆,我约会去喽!”

我有些不解:“哕唆婆?”

关雨菲马上把话接了过去:“你今天刚来学校不知道,叶寒是出了名的哕唆婆,你以后别跟她说话,不然会被她气死的……”

叶寒叫道:“哈!还好意思说我,古小烟,你甭听她的,她呀,一着急起来就结巴。一句话说说说说说半天……”

闹够了以后,见冷梦凡穿戴整齐跑去约会了,叶寒忍不住托着下巴,手指轻轻敲着脸颊,无限感慨地说:“人长得漂亮就是不一样,看看人家冷梦凡,上帝造人真是太不公平了,想我都已经二十岁了,至今仍是孤家寡人一个。”

说完,她又夸张地长叹一声,“唉——”

叶寒的样子把我逗乐了,其实她并不难看,只是因为有冷梦凡在,所以,相比之下就逊色了很多。一旁的关雨菲挥挥手,说道:“得了吧,瞧你那酸样。”然后,她一翻身坐了起来,“哎,叶寒,你跟那个网友发展得怎么样了?”

叶寒关掉电脑,站了起来:“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运气那么好,一网就能网个白马王子?嗬!不说了,吃饭去。”说完,便懒洋洋地走出了宿舍。

关雨菲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然后转头看着我:“你收拾好了吗?要不要我帮忙?”

我说:“不用的,都收拾好了,谢谢你。”

她抿嘴一笑,说不客气,也走出了宿舍。

关雨菲刚走出去,我立刻就从床上弹跳起来,仿佛那床上正躺着一具冰冷的尸体似的,这种反应让我很是懊恼,刚才她们都在宿舍里,所以我并不是太害怕,可现在,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那种恐惧便开始从体内蔓延……想到日后要睡在这样一张床上,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也暗暗责怪自己太冲动,做什么事都不想后果,明明胆子小得要命,还要逞强跑来江川大学,而且还强烈要求睡高敏的床。

我想,我一定是鬼迷心窍了。

3

食堂里人山人海,排队打饭的人竞像在火车站排队买票的人一样,多得离潜。我心不在焉地加入.广那条长龙,好不容易就快要轮到我时,一个高高大大的女孩子挤到我前面的那个女孩子前面。我有些生气,这不是插队吗?更令人生气的是,我前面那个女孩子竟然主动往后退了退,一声不吭。我忍不住了,轻轻碰了碰她:“喂,她插队你怎么也不吱声?”

女孩子怯生生地看了我一眼,紧咬住下唇,一张脸涨得通红,那样子仿佛我问了一句多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我立刻明白了,那个插队的女生很有可‘能是大姐大级别的人物,于是,我也立马不出声了。

没想到“大姐大”突然转过了头,把我吓了一跳,那造型果然有“大姐大”的风范——身高绝对超过一米七五,比我高出了整整一头,而且特另《结实,戴着一副墨镜,留着李宇春的发型,右耳垂上挂着一个大得惊人的圆形耳环。

她伸出大拇指,自以为潇洒地摸了一下鼻子:“你刚才说什么?”

我知道她这句话是在问我的,可是我被她的气势完全压倒了,只能故作镇定地东张西望,装没听见。我前面的那个女孩子更是紧张,我甚至能感觉得到她在簌簌发抖。

“大姐大”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加了点力度。

我知道躲不掉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那个……你插队……是不对的。”说这话的时候,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她太强壮了,我知道的,她要是打我的话,只会像老鹰捉小鸡一样,不费吹灰之力。我感觉到食堂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了这边,他们之中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说话,这帮自私的家伙,全都在那看热闹呢。

“大姐大”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问站在我前面的那个女孩子:“她是你朋友?”

女孩慌忙抬起睑,头摇得像拨浪鼓,拼命在撇清我与她根本没有关系,睑涨得更红了,突然像吃错了药一样,对我大吼一句:“你怎么这么爱管闲事?”一扭头,跑出了食堂。

我靠!什么人哪!我帮她她还骂我?

“大姐大”往我跟前靠近了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你是哪个系的?”

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呃……外……外语……”。